(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Yu-An Wang

Self-Consciousness

不知道這個詞怎麼翻譯成中文,時常聽到有焦慮、緊張傾向的個案會用這個詞來描述自己,在這個self-conscious的狀態裡頭的時候呢,會感覺到自己過分注意自己的外表和一舉一動,我剛才說的那句話是不是遭人討厭了呢?他剛剛經過沒有跟我打招呼是不是我看起來太不友善了?我現在看起來是不是很蠢因為我的臉色發白?我是不是應該動作要再俐落聰明一點他們才會尊重我的意見?我今天穿這件洋裝看起來是不是太胖了?


這些各式各樣的疑問會充斥我們的大腦,雖然好像是非常有覺察的一種行為,但其實會因為這些過度的評價性思考而抽離當下的情境,可能就分心了沒聽到對方的話語,而又陷入更深一層的糾結。


而我們為什麼會如此在意我們在外在環境中所呈現的模樣呢?答案可能有非常多種也因人而異,但是很多時候我都會在這些人的身上看到他們對自己的不滿,因為不喜歡現在的自己或是無法接受自己現在的狀態而認為其他人也都不會喜歡或接受現在的自己,因為這個信念如此強烈,才更要時時刻刻觀察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是否OK。


通常如果只是跟這些人說你很OK啦是沒有用的。但也許有些聽起來很抽象的換位思考可能可以開啟一片天空。self-consciousness是個很以外界批判的角度來觀看自己,評判標準多半來自於社會約定俗成所訂下的判准,不見得合理也不見得寬容。


今天第二次去做空中瑜伽,因為找不到停車位比較晚進去而沒有得到有鏡子的位置,心中有個想法覺得好像做瑜伽就是要有鏡子可以看到自己的動作才好,我自己過去的經驗也是如此能夠更細微看到自己與老師之間的動作差異。不過今天卻也有個新的體悟,挺有趣的。


今天感覺到我自己整個人對於動作之間的轉換和動作貫徹的程度比上次好非常多,我想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對器材比較熟悉了也就比較放心了,比起上次怎麼樣就是覺得那個布看起來很不牢固我可能會掉下去,另一方面我猜想可能是因為這次我沒辦法從鏡子裡看到我自己。上一次上課覺得整個人的注意力很零散,一方面要看老師怎麼做動作、自己做動作、還要看鏡子裡的自己動作做得如何,可是我第一次嘛,其實專注力是有限的,我沒有辦法兼顧那麼多,然後又看著其他人都順利的完成動作了而內心開始產生壓力,這個壓力本身也是我覺得去上實體瑜伽課的好處啦,因爲只有這樣我才會想要把動作做得更好一點。


但是今天的狀態不一樣,既然我看不到自己,那我就好好的看著老師就好,並且憑著自己的體感去跟隨老師的動作,意外發現今天能夠做到的動作就更多了,比起上次我完全不敢倒吊我自己,這次不僅可以倒掛了還就順順得往後翻了一圈,在每個動作之間的休息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核心然後往上展開,反而在自己的想象中是很沈穩的,也就沒有那麼糾結於到底要把多少重量放在布上頭的糾結,這個糾結很容易讓我重心不穩哪。


這樣的一個體驗讓我發覺其實自我覺察也是有方向性的,可能是從外到內或是從內到外,沒有一定的好壞之分,只是在今天這個練習的機會裡頭我發現從內而外的覺察似乎比直接看到鏡中的自己更有幫助一點,而下一次可能就不一樣了,誰知道呢。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