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u-An Wang

我們與身體的關係呀

稍微認識我久一點的人大概都知道我不會是這全世界最健康的人,我大概也多多少少模模糊糊的知道我的身體是有點被我操過頭了,但是實際到底該是怎樣我也不明白。幸好是遇到了剛好能夠非常理解我的身體的中醫才讓我從各種頭痛的地獄中跑出來,然後現在的身體狀況比起去年同一時刻也是非常健康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前提扯這麼多是想要鋪陳我這個天真的想法:我以為人們通常比較認真對待自己的身體健康,會把身體健康放在優先順位照顧,當然是相對於心理健康啦。


然後我發現其實不然。


剛才見了一個身分證上寫快30歲但看起來像大學生的孩子,她給我的第一印象很深,因為她像個嬰兒一樣,她說她總是睡不好,總是在半夜被肚子痛痛醒,然後就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她不知道她是吃太多了還是吃太少了,可是平常她都沒有食慾,又有關於自己身體形象的問題。

我對於這個不知道自己太餓了或太飽了的狀態感到驚訝,隨即用心理動力的角度想去,可能是心理上尚未發展完全吧,所以我可以慢慢幫助她,就像餵養一個嬰兒,讓嬰兒逐漸學會表達自己的需求,當他們有了語言能力,不只是只能哭泣之後。


這個想法當然非常合理,我也覺得我的詮釋非常到位,但是今天得到的更多資訊讓我又有了不同的想法。她說小時候他們家幾乎不去看醫生,在她媽媽失業的時候他們全家人都沒有保險,而且他長大的地方比較保守,很難得到政府補助的醫療保險,即使他們真的很需要。


於是我想像,想像她在小的時候有任何身體上的異狀也都不敢說,因為不知道那些症狀到底是什麼,沒有可以用來描述的字彙,也可能知道說出來了也不會有治療,於是只能靠著身體的本能去承受各種病痛,病痛是會拖垮一家人經濟的可怕東西,所以我也不能有病痛。我想這個敘說對很多人來說都不陌生。


我才發現原來歐巴馬保險的重要性在這裡(重點錯誤,此篇不是政治文),讓所有人都有全民健保可以使用有多麼重要。如果沒有醫療資源,我不會知道我發燒了要去看醫生,我不會知道如果只是感冒初期那可能我自己吃成藥就好,我不會知道胸悶其實是胃酸過多和胃酸逆流的象徵,我不會知道我的頭痛都跟我肩頸僵硬有關係。


家長如何看待和處理孩子病痛的方式也深刻地影響了孩子以後如何善待自己身體的方式,我想在這個文化下我們走向兩個極端,不是說自己忙到沒有時間看醫生然後忽略所有小病小痛,就是過度放大身體上的任何反應,變成跑醫院的常客,但是這個分辨的能力是可以培養的,我們只是需要知識,然後需要練習去分辨。


如果沒有參加Somatic Experiencing,我大概不會知道磨牙已經變成一個非常普遍又傷身的症狀,我自己會磨牙、我有朋友會磨牙、我有非常多個案都會磨牙。以這個理論來說,我們的下巴是乘載我們的憤怒和壓力的地方,當然也是與肩頸息息相關,也會引起很多頭痛,所以除了戴維持器避免磨牙以外,在各種時候試著把注意力放到下巴上,然後試圖鬆開緊咬住的牙齒一點,不用太多,只要內心有感覺到一點點就可以了。大概就會很有幫助。


如果要來回顧已經經典到不能再經典的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我會更加強調最底層的生理需求,以前我們總是覺得這個層次像是廢話,我們多麼想直接跳到自我實現需求的最高點,宛如只要達到就是完美。生理需求說得容易就是吃喝拉撒睡,然而我們卻很難做到,因為通常身體給我們訊號的時候我們都不管,如果放太多注意力在身體上了,可能就會注意到太多苦痛了,而無法承受。所以呢,如果可以,練習讓自己做一些身體想要也需要的事情吧,想喝水的時候就喝水,想吃飯的時候就吃飯,想睡覺的時候就睡覺。如果身體的需求沒有滿足,我們就沒有一個好的基礎來開始心理上的工作,我是這麼跟她說說的。

(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