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u-An Wang

活著很難


我的團體一個不小心變成了自殺支持團體,團體在變身的那一剎那我感到極度觸動卻又孤獨,觸動是因為我看見了他們的真實脆弱與掙扎,孤獨卻是因為這樣的相遇太難得了。


不曾有過自殺意念的人可能不懂人本來就活著幹嘛要想死的掙扎,而這些與自殺意念相伴共存的人卻是每天照三餐問候地想著為什麼我要活著?為什麼我不去死呢?又或是我真想死。


你如果說哎呀不要想這麼多這麼負面不要去想自殺就好了,然而這件事情卻沒有那麼單純,他們不僅在承受極高壓力時候會很想自殺,他們甚至在生活平穩的時候也會沒來由的上網研究一下各種自殺方式,然後想著哪個方式對自己來說是最適合的。


他們通常抱存著這份冀望想要跟親近的人談論他們的自殺困擾,然而卻很難得到真實或渴望的回應,有些時候甚至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什麼,活著變成一件非常困惑的事,然而要死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那麼到底能怎麼辦呢?


身為一個諮商師的我知道身為一個諮商師我該怎麼做,然而當我轉換成一個朋友、家人、或是愛人的角色裡頭,我可能也會因為當下的高張危機感而不知所措,我也會希望他們活著,我也會希望他們想活著,我也會希望他們快樂。那我能做什麼呢?除了真誠有品質的陪伴和專注不批判的傾聽,我大概想不出第三種了,想要讓一個人活著是需要很多的努力和心力的。


有時候我會困惑,為什麼大家願意搶救瀕臨死亡的新生兒卻會在一個無助女子站在橋上想要跳下的時候慫恿她跳呢?為什麼自殺會好像變成是一個個人問題而不是我們人人應該多伸出雙手去關懷身邊的人呢?也許因此我們身邊就會有更多人還活著。

Recent Posts

See All

系統性偏見、歧視、和團體動力

今天想要來說一說理解或學習團體動力對於我們在職場上究竟有什麼個人好處,我不打高空說些什麼能帶領團隊走向更有效率的高綜效工作的屁話,就來分享一下今天我跟個案的諮商內容吧,雖然內容經過一些改編而且發生地點在美國,但我想一定還是有些部分很能讓人感同身受的。 先來介紹一下我的個案T,跟我一樣年紀的非白人女性,是父母移民到美國的第二代,小時候也經歷過很多貧窮和需要幫父母翻譯處理生活瑣事的童年,於是是個自我要

破解完美主義與自我要求高的魔障

我有很多這樣的個案來找我解決這個問題,通常他們在工作上極度焦慮,總是用非常嚴格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的工作,每天加班也無所謂就為了要把老闆交代的事情辦好,甚至有一點疏漏或掉以輕心都不行。遇到工作較輕鬆的時期甚至自己內心還會感到內疚,覺得自己這樣沒有時時刻刻在工作不好,覺得自己是公司裡的米蟲,於是時時刻刻要求自己要精進做到最好,然後更不用說的是換了新工作剛上崗的時候也是完全不給自己一個學習的過度適應期,覺

文章分享-情緒亂倫

昨天我的個案問我她媽媽總是在吵架時把她罵到體無完膚但是又會馬上道歉說她多愛她然後要溝通要和好,這是情緒虐待嗎?她一直覺得只有故意的傷害是虐待,這種因為她知道自己媽媽有創傷所以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狀況讓她覺得她不該把媽媽視為一個虐待者。我說,可是你感覺受傷害了,對嗎?她說,當然!每一次我都被傷到體無完膚,但又被要求要馬上和好。 如果你受傷了那就是受傷了,雖然媽媽有自己的創傷很值得同情也需要治療,但這並

(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