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u-An Wang

關於回應

之前某一篇稍微提到了我猜想想自殺的人可能想要聽到什麼樣的回應,雖然是寫了但是卻心底覺得很不踏實,覺得我好像掉入叫大家應該要怎麼作的陷阱了,明明我又覺得沒有個公式化的解決方案,於是這篇想要做一點修正。


剛才看到一篇文章在告訴大家面對喪親的人千萬不要講的十句話,突然讓我覺得我應該來發這篇文,同時也是很需要時時提醒自己的一件事~


重點並不是你最終講出了該講還是不該講的話,結果有時候並不是那麼重要,想讓大家暫停下來、用好奇心問問自己的是我們為什麼想要我這些話。我記得以前遇過一個老師對於我們所做的介入都要一一深究,想要確保我們說這些話是為了個案的治療而說的,而非因為我們自己的反情感轉移作祟,我也必須承認大概只有必須如此專注在一個人的行為舉止和言語上頭的時候才有可能真的比較知道自己的每一個回應到底是為了什麼。不過我後來也發現個案其實也會自己挑自己想聽的,所以偶爾說幾句瘋話也無妨(這下次再說)。


以這個朋友失去親人之後到底該如何安慰他們為主題來練習思考好了,我們可以試試看去分析一下我所說的這句話到底是為了他們還是為了我自己呢?譬如我說「嗯別哭了要打起精神」,我說這句話到底是因為我真心覺得他打起精神之後會比較好,還是我害怕他就在眼前哭個不停完全停不下來呢?有些時候人際互動是很細微的,他聽到我這麼說可能就會逐漸緩和,但這緩和不見得是因為他覺得好一點了,也有可能是因為他接受到我這個希望他趕快停止哭泣的暗示。


這樣的人際互動並沒有什麼大錯,我也不想責怪這些沒有做出更好(?)回應的人,想必也有很多人在面臨朋友這種情況時會很不知所措只好說一些胡話,希望能夠多少安慰道朋友一點,同時可能也是害怕被對方知道我真是不懂得安慰人。


但我猜想啊,心意是否才是最重要的呢?如何才能夠有連結並且讓對方實實在在感受到我的關心呢?我知道這是個追求表演漂亮、說話圓融的世界,不過很多時候真心也是很有用的。我可能會建議試試看說出這樣的話:「嗯⋯你現在看起來很傷心,我也為你感到擔心,不過我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夠幫助到你。」


重點不是要挖空照樣照句,而是表達自己看見對方的情緒、表達自己願意陪伴的意願、還有表達自己對於這件事情的反應。跟大家偷偷說個根本不是秘密的秘密好了,關係通常是靠著彼此交替透露自己而走深的,講得更淺顯易懂一點就是互相丟球,你把他丟過來的球接起來,再溫柔地拋回去就可以了,回應的字面上意義也的確就是這樣囉,只是可能做起來稍微比較困難一點。

Recent Posts

See All

系統性偏見、歧視、和團體動力

今天想要來說一說理解或學習團體動力對於我們在職場上究竟有什麼個人好處,我不打高空說些什麼能帶領團隊走向更有效率的高綜效工作的屁話,就來分享一下今天我跟個案的諮商內容吧,雖然內容經過一些改編而且發生地點在美國,但我想一定還是有些部分很能讓人感同身受的。 先來介紹一下我的個案T,跟我一樣年紀的非白人女性,是父母移民到美國的第二代,小時候也經歷過很多貧窮和需要幫父母翻譯處理生活瑣事的童年,於是是個自我要

破解完美主義與自我要求高的魔障

我有很多這樣的個案來找我解決這個問題,通常他們在工作上極度焦慮,總是用非常嚴格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的工作,每天加班也無所謂就為了要把老闆交代的事情辦好,甚至有一點疏漏或掉以輕心都不行。遇到工作較輕鬆的時期甚至自己內心還會感到內疚,覺得自己這樣沒有時時刻刻在工作不好,覺得自己是公司裡的米蟲,於是時時刻刻要求自己要精進做到最好,然後更不用說的是換了新工作剛上崗的時候也是完全不給自己一個學習的過度適應期,覺

文章分享-情緒亂倫

昨天我的個案問我她媽媽總是在吵架時把她罵到體無完膚但是又會馬上道歉說她多愛她然後要溝通要和好,這是情緒虐待嗎?她一直覺得只有故意的傷害是虐待,這種因為她知道自己媽媽有創傷所以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狀況讓她覺得她不該把媽媽視為一個虐待者。我說,可是你感覺受傷害了,對嗎?她說,當然!每一次我都被傷到體無完膚,但又被要求要馬上和好。 如果你受傷了那就是受傷了,雖然媽媽有自己的創傷很值得同情也需要治療,但這並

(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