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Yu-An Wang

系統性偏見、歧視、和團體動力

Updated: Jul 31, 2019

今天想要來說一說理解或學習團體動力對於我們在職場上究竟有什麼個人好處,我不打高空說些什麼能帶領團隊走向更有效率的高綜效工作的屁話,就來分享一下今天我跟個案的諮商內容吧,雖然內容經過一些改編而且發生地點在美國,但我想一定還是有些部分很能讓人感同身受的。

先來介紹一下我的個案T,跟我一樣年紀的非白人女性,是父母移民到美國的第二代,小時候也經歷過很多貧窮和需要幫父母翻譯處理生活瑣事的童年,於是是個自我要求相當高的完美主義者,總是心裡有個目標就能夠達成,非常有上進心和衝勁。

有看過我以前文章的人大概就會有個印象,有完美主義的人很容易會把所有身邊事物都視為是自己的延伸,沒有辦法分辨人與事情的差別,T就是如此,她特別是個重視工作的人,所以工作上的身份表現幾乎是她生活的全部。很不幸地,她又挑上了一個文字工作,她寫出的字字句句都代表她自己,每次被老闆編輯修改的時候她都內心難受、挫折不已。這是我們最一開始工作的目標,嘗試怎麼樣讓她逐漸把自己的身份認同和工作分開,然後學著建立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界限,因為她的工作性質的關係,基本上沒有哪一天是真的可以不工作的,需要隨時保持ON的狀態,下班後還繼續回訊息更是家常便飯。

但是工作滿週年之後她開始對工作上手了,也覺得有自信了,在我循循善誘之下終於可以開始說一點「不」,而不是為了不讓老闆覺得自己弱就什麼事情都攔下來做。噢,忘記說了,她的神祕的工作環境裡面大部分人都是長春藤名校畢業的白人,這讓畢業於公立大學的她常常覺得自己沒有身邊的同事厲害,彷彿老闆當時雇用她只是一個誤會,又或者只是這間公司想要增加自己diversity分數而給的施捨。這樣的扭曲信念是一輩子也沒辦法被實證或否決的,因為無從認證起,那股懷疑的聲音永遠都在腦中迴盪著,於是她就是會各種找蛛絲馬跡來認為自己就是比其他同事都還要爛。

更不幸的是,她有一個非常工作狂的白人女子老闆,雖然已經有家庭有小孩但是一次放假絕對不超過一週而且還會不斷回email,也不管是半夜早上或任何時間要打電話或傳簡訊給你就是要找到你,所以曾經因為一個小失誤我的個案就得在高速公路的路肩停下來然後拿出手機來修改內容,非常可怕。老闆不是個學過怎麼當個好主管的人,她長久以來都是自己完成所有的事情,直到去年才因為業務量增加而開始擴編,個案T也是因此加入這家公司,基本上就是做任何主管沒時間做的事情。但是,主管很工作狂也更完美主義控制狂啊,個案做的任何大大小小事情都還是需要主管過目審核之後才能送出,很多會議或是跟其他部門的合作接口也都還是主管代表發言,個案在一堆白人裡頭宛如隱形人,於是又會自己覺得非常焦慮,因為覺得自己應該要起身發言貢獻同時又因為別人總是記不得自己正確名字、忘記發信給自己等各種芝麻綠豆小攻擊。

然而現在不一樣了,個案T能夠開始獨當一面,當她開始相信自己能夠處理很多專案的時候就發現主管過度的擔心和控制根本就是在壓制她的自主與成長,甚至有一種被故意刁難的感覺。個案T今天非常生氣,因為主管給了她普通偏要改進的考績,讓她覺得自己這一年來天天加班沒了生活到底是為誰辛苦為誰忙,主管根本不信任她,她甚至生氣到都不想跟主管瞎聊天了。我說也許個案T的成長已經威脅到主管的控制欲了,當個案T再也不是事事都要問過主管的小嬰兒之後,主管可能感受到的失落和恐懼大於栽培人才的歡喜,因為就沒學過怎麼帶人嘛!所以兩人的關係逐漸從師徒走向暗地競爭,老闆可能也在潛意識上不自覺想要雞蛋裡挑骨頭,就想證明自己還是更厲害、更有價值的那一個。

我說這是個很常見的對於年輕世代的嫉妒,進而轉化爲具有歧視意味的行動,不先收集證據就先猜測你年輕沒經驗肯定做不好、或者覺得你會故意貪小便宜浪費公司資源所以需要額外嚴苛審核。我大概也不能完全責怪主管,然而這樣的舉動完全買不了個案T的心啊,如果下屬沒心,團隊沒有共同奮鬥的共識,即使你的團隊已經擴大到六個人了你也依舊會是自己在瞎忙。所以如何把自己的責任下放並且信任下屬有能力做好同時也給予他們空間去發揮是每個領導人都需要時時覺察體會的重要課題。

而我呢,我鼓勵並探索個案T有沒有可能用任何主管可能能夠接受的方式來挑戰她給的考績,並且讓她知道自己的資源和能力是有限的。這時候個案T告訴我她之前的確在員工大會時提出來過了,但是當時候好像被摸頭了,叫要她自己想出自己需要什麼的解決辦法之後再來跟上級反應...如果第一線員工知道解法,請問我們還要有經驗的管理階層幹嘛?

我一面很開心個案T現在有辦法說出自己的需求和抱怨了,同時卻又擔心個案T會不會陷入另外一種常見的非白人才會有的非理性角色。通常白人,特別是女子,在工作場合總是需要非常冷靜優雅,彷彿你一有情緒就是不理性又脆弱的女人,不適合來談生意。非白人則容易被認為是較粗俗、未開化、所以容易顯露出各種情緒的人。我就很擔心個案T的發聲會讓她變成全場唯一一個在抱怨的人,宛如其他白人都能順利完成他們的工作,就只有個案T不行,所以是個案T的問題。於是我提醒她試試看去觀察其他人的反應,看看是不是其他人其實也有類似的想法,並且自己能不能得到他們的支持,因為我不希望個案T變成一個為了其他人發聲的角色,雖然看起來很偉大,但是如果沒有旁人的支持,她也很容易最後被認為就是問題來源的代罪羔羊,變成了解決問題的犧牲品。想必大家都聽過,某些荒謬的地方會把提出問題的人殺掉,這樣問題就不見了。雖然聽起來很荒謬,但是在真實世界裡頭到處都在上演,只是輕重程度不同罷了。

最後來到工商時間~我之所以能夠幫助個案T逐步釐清她在公司裡頭的困境並且探索可行方案是因為我有團體動力的知識和經驗,這些東西教科書上也都有寫,但是沒有親身體會也沒有與生俱來或後天習得的靈敏度的話也是很難及早發現這些陷阱,我不會說誰是一個特別壞的壞人,但是這些系統確實有缺陷,如果沒有人願意去改善這些系統,這樣壞的事情就會不斷發生,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在大力宣傳團體關係會議囉!只有提昇我們的覺知能力才有辦法看見問題的癥結並且找到同伴一起來解決這些問題,鼓勵大家參加會議的同時我也是就是在徵求同伴呀~歡迎大家一起來:)

P.S. 今年長沙太遠來不了的請期待明年的台灣場次~~~~~ http://www.groupwork.org.cn/PreviousM…/201953011223348.html…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