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Yu-An Wang

我的關於界線的第一堂課


昨晚發完文之後才意識到這個粉絲專頁竟然也開滿一年了所以今晚決定來加碼一篇,想要來講界線,這個幾乎完全不存在我們文化裡頭或者又常常被污名化的東西。


第一個想到的界線負面例子是「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大概在工作場所裡頭最常看到,一旦出包了,彷彿每個人都跟這件事情沒有關係,大家都是過江的泥菩薩所以沒有誰可以救誰,如果你要掉入萬惡淵藪了那也就只好站在岸邊跟你說聲掰,聽起來好像界線永遠是自私自利的,不為社會所接受。


我的第一堂課則是完全相反的例子,那時候是我第一次接觸諮商實務,也根本不記得自己到底哪裡沒做好了,反正記得就是在跟督導討論接案歷程的時候突然完美主義作祟,一個沒有辦法給出完美答案的時刻就讓我自尊心受挫,覺得剛剛真是搞砸了,對個案沒法交代,我應該要更怎樣那樣巴拉巴拉的。然後是一股強烈的自我否認感襲來,覺得自己是爛諮商師、壞學生、可能誤了別人一生諸如此類的,一直不斷想要重播剛才的對話片段然後檢討每個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一直沒辦法從這漩渦裡走出來,直到督導終於說了「你只是這一次沒有做得夠好,並不代表你就是個壞人」。


即使現在打出這句話我的情緒都還會稍微泛起漣漪,因為這個非常陌生的概念實在太難完全接受內化了。什麼叫作我做錯了也不代表我是個壞學生?我就是搞砸了啊。然後在我逐漸也引領我的個案走出這個困境後我才明白,一個人的本質好壞和一個人的行為好壞真的是可以分開的。我一心想要幫助個案的心是個好人,可是我犯錯了的確也是個壞事,但是我不需要就此認定我就是個爛諮商師,因為我就還在學習嘛,沒有失誤也就看不到可以改進的空間。


而我們的社會更是需要很多非黑即白的投射來讓自己感到有希望,政治的事情我就不多談,但是實在是太常看到新聞上一個名人可以怎麼樣瞬間由黑轉白或是突然翻黑都僅是因為某個單一事件,好像這單一事件可以濃縮此人一生性格的精華,就跟我們常說看人要看酒品跟牌品一樣,然而人太複雜了呀,好人會不小心犯錯,壞人也會有想要行善的時候,有必要說所以他們就是萬惡不赦的大惡人或是改過自新的大英雄嗎?大概不盡然吧。


回到完美主義上頭,其實很多時候是自我界線的過度延伸,認為所有發生在我身邊和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都跟我有關,我都需要負責,所以我總是會自動主動地去成為那個救火的人,對於身邊的各種不完美和缺失更是難以忍受,然後把自己的標準套用在我身邊的人身上,同時也把他們的問題視為是我的問題,標準會被眾人討厭的能者多勞,所以我現在對於能者多勞這個概念非常反感。


如果不是以前的教育體系總愛用連坐法逼迫學生,我大概也不會變成這樣。如果不是我長大的環境有太多麻煩總是需要人來收拾善後,我也大概不會有這麼強烈的預設傾向。可是當我終於意識到這其實是一個可以工作的議題之後,我開始可以學習把自己的本質和行為分開,進而逐漸釐清自己和他人的界線,學習只為自己負責,學習不需要為他人負責,學習在我非常僵化的界線上開始有些彈性,因為我同時也有很多用來保護自己的界線。


如果我沒有走上這個行業大概我沒有辦法用一個那麼深刻的方式來理解自己的行為,我感謝一路上相伴的所有老師、督導、和諮商師們,更重要的大概是我的個案們吧,如果不是因為剛才我又跟我的個案說了這一連串宛如在跟自己說的話,我也不會再次喚醒這些記憶。諮商師也是人噢,很多時候諮商師可能也只比你早一步而已,有些時候甚至是並肩同行或落後的,所以共勉之吧。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