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u-An Wang

失去控制的人生

最近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無力感,個案說他覺得他不知道該拿他的生活怎麼辦了,好像再也回不去了,也沒有辦法對誰下什麼承諾,因為什麼事情也說不準,沒有什麼決定是真的可以操之在己。


雖然找到了新工作但是因為身分問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上任,本來想要搬回熟悉的城市但是面試在最後一關失了準所以沒辦法搬回去,本來想說只是出來闖蕩幾年的之後就要回家鄉結果轉眼一晃已經離家十五年了。為什麼自己要在這個地方呢?但是如果不待在這裡卻又好像哪裡也去不了了。


這段敘述可能說出了所有離家遊子的心聲(?!)但其實也可以推廣到全人類身上。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們似乎被身不由己的感覺重重包圍,工作是特別身不由己的代表,好像每個人都不想上班,每個人都被逼迫加班,每個人都在工作上遇到不平等的處遇,然後每個人都沒有辦法逃脫這個環境。


為什麼需要如此被工作箝制呢?因為我們都需要養家活口嘛,這是為了生存。那麼所謂的身不由己到底是不是真的身不由己呢?這是我至今還在觀察與探索的部分,有些人會說慣老闆強迫員工做功德所以工作真的多到做不完只好加班,另外有些人會說公司文化不能準時下班所以只好裝裝樣子下班後繼續加班,於是曾經我把希望放在新一代的人們當了老闆或管理階層之後一切都會好轉。然而,我看到的是自己創業當老闆的人們依舊加班工作做不完,依舊也是沿用責任制所以超時加班沒有加班費。這就讓我困惑了,所以這不只是慣老闆或公司文化的問題,所以我們的產品附加價值就是低到我們必須要一個人當兩個人用才會賺錢嗎?所以我們就是得如此即時和快速才能跟其他人競爭嗎?所以準時下班或是工作與家庭兼顧只能是幻想嗎?這是個提問所以我沒有解答。


想要討論的是這個身不由己所帶來的無力與絕望感,讓人覺得似乎自己在載浮載沉,個人的生命也失去了某種特殊意義,反正就是活著,然後勞動到人生盡頭。而我想挑戰的是我們真的完完全全沒有任何影響這個環境的能力嗎?我們真的只能這麼身不由己嗎?有些時候這樣的身不由己其實是一種推卸責任的方式,因為我是被逼迫的所以任何被逼迫而出現的衍生物都不關我的事情,我也沒有能力或權力去處理他們,我就只是隨波逐流。


曾經跟一個朋友對於做決定與身不由己有一個非常激烈的討論,我說如果一個人無法在做決定的當下得知全部的選項和後果那麼他就無法真的做選擇,朋友說即使在資訊非常不對稱的情況下當他選擇了也就是做決定了,不管他知不知道這個決定會帶來的後果是什麼。不管做決定的當下有多麼無知,都要承擔做決定帶來的後果與責任。


發現自己現在並不在最理想的決定裡頭該怎麼辦呢?身不由己的無力與絕望可能會讓你變成行屍走肉,掉進各種無法振作或享受生活的陷阱。如果我們能夠釐清並承認自己多多少少也是選擇了我們現在所擁有的生活,承認我們的生活並不是全被外界力量擺佈,我們可能可以因此感到更多力量來重新審視我們現有的選項並且再做一次決定。身不由己是放棄了自己能夠做決定的可能。


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我也承認自己有某種程度上的特權和幸運才有辦法說這種風涼話,但是就讓我試試看吧,看看有沒有辦法敲破一點點迷思,他們太厚了。

(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