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u-An Wang

團體關係會議 Group Relations Conference

打完了以下想要分享的部分之後發現我的空間有限只能讓我分享這一個我如何把團體關係會議應用在個人諮商工作上的案例,因為不知不覺想要延伸的東西太多了~


身為一個滿雜學的心理諮商師,我不僅把個案工作放在探索個案的內心上面,我更會在適當的時候帶著個案探索他們所處的環境是什麼樣子的。因為我相信社工精神所謂的「人在環境中」非常重要,我們時時刻刻都在與外界互動無論你願意不願意,我們時時刻刻被外在環境影響著,我們也時時刻刻地在影響別人。


像是前些天我的一個個案(就稱他L好了)跟我討論到他在工作上犯了錯,主要是一份簽署文件上的字眼被對方更動過了但是所有簽署的人都沒有發現,他在簽署後才發現,馬上想要向對方確認這個字眼更動不會影響計畫並且馬上向他的主管呈報。我不知道大家身為主管會如何應對這個情況呢?如果你是沒有在事前發現字眼更動的簽署人之一你又會怎麼看這件事情呢?

L所面對的是主管的驚慌和憤怒反應,直覺地認為這個錯誤是L的錯並要求他承擔所有負面後果。這件事情合理不合理呢?


於是我們需要脈絡。


L在一家非營利機構工作,主要負責補助計畫的撰寫,跟每一家非營利機構一樣,他們的員工總是不夠,每個人的工作量都超過負荷,所以常常有計畫趕不上繳交期限的困境。而L是一個做事非常完美主義、注重細節的人。在這次的專案上頭,他是中途才被拉進這個計畫的,因為上級的人手不足,所以在簽署文件上頭的五個名字裡頭,他的階級最低。


雖然在簽署文件之前L曾經先把草稿寄給所有簽署人過目,沒有人發現錯誤。你說為什麼沒有人能發現錯誤呢?原因可能有二,一是每個人都相信其他人會過目所以最後沒有人真的好好檢查一遍,二是每個人都根本沒有時間去管這件事情了,因為這個專案已經準備了好久,同一份文件都已經看到麻木了,所以到最後當然也就無心再看。


如果事後發現有錯,是不是所有簽署人都應該被責怪呢?但是最後被責怪的只有L。因為要為此檢討所有簽署人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情,直接咎責在L身上是最容易的。而且,L平時做是如此仔細這次卻沒發現字眼更動實在太不應該!


我跟L進行這個對話的時候他早已把這錯誤解決,對方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不會影響計畫。L卻還是耿耿於懷他被指責了這個錯誤。


在團體關係會議和我自己研究所的團體動力課程裡頭學到最多的大概就是去分辨理性與非理性的團體狀態。特別在一個工作團隊裡頭,這個團體的組成是有意義的,有一個共同的工作目標。然而,團體成員卻可能通常也還有自己私下的目標,因此可能互相衝突。工作目標確立之後會規劃出確切的工作任務,工作任務接著被指派到每個團體成員身上,於是成員擁有了各自的角色,因為每個人的角色與所屬任務不同,因此每個人之間有著清楚的界線,成員因此也被賦予處理自己職責的權力。當各個成員可以彼此獨立運作又合作的時候,團體處在理性的道路上。


然而,非理性的時候也很多。在L的例子裡頭,他一開始被拉進這個專案裡頭就已經是非理性了,因為這個專案並不在他的工作職責裡頭,所以雖然他加入這個專案工作付出一份心力了,但是他並沒有真的被其他簽署者真的授權他去貫徹他的職責。團體把L挑近來並不是因為這是他的工作而是因為他平時認真負責,所以在不知不覺中團體把整個校正文件的任務都交付在L身上,雖然表面上大家都要過目才行。這些沒有被攤在桌上公開討論的期待與責任歸屬造成最後錯誤必須要L一人承擔。


另外一個輕微的非理性團體動力是尋找代罪羔羊。這大概也就不用再多說,反正在一個團體裡頭最虛弱的羊總是最早被獵殺,人類如此,非洲大草原上的生態也是如此。而指責L的主管有什麼好處呢?光是不用覺得自己犯錯了就已經是很大的好處了。承認錯誤不知道為什麼對於掌權者來說總是太難。


我跟L討論這些對他有什麼好處呢?他理解到這次錯誤的發生更多是因為他們公司內部的組織結構失能,而不完全是他自己粗心的錯誤,而這個來自主管的責罵也不見得是主管有多討厭他,只是主管需要做這件事情來讓自己好過一點。L的公司需要他來承擔錯誤,才不會減損了上級主管的工作商譽。L因此就不需要太在乎這個責罵,不需要又很緊張地覺得天要塌了而這一切都是他的錯。因為L本來就有自我責怪的傾向,這個團體就很容易在潛意識層面上挑他來承擔錯誤,因為他容易如此覺得也不會反駁。


如果沒有團體系統層次上的了解與分析,我可能無法這麼快把L從自我責怪的泥淖裡抓出來,但是現在他知道他的工作團隊是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的,所以他開始學著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好,而不要一直因為自己的完美主義而幫其他人做他們的工作。


有了對於團體動力的了解,我就不需要把這些非理性的團體現象歸咎到個人身上,也許大家馬上會覺得L的主管人真差只想撇清自己的責任,但實際上這是整個團體都想要撇清責任,這個主管只是因為平常就很敢說敢做又比較情緒化而被團體挑來做這個壞人的角色。其他人有什麼好處呢?不需要當壞人也不需要被檢討,還不用自己下海去處理,好處多著呢!


感謝有看到最後的人XD如果因此對團體關係會議有興趣可以私訊我或是進入下列網址~

https://2018grctaiwan.wixsite.com/index

Recent Posts

See All

The sense of agency

又到了許久未見的中英文單詞介紹時間了,雖然我這裡不是英文課,但是透過每週一下子中文、一下子英文接案的快速轉換之間也讓我有更多沉澱和探索這些我很難一個字翻譯完成的字詞。 通常我會聽到我憂鬱的個案跟我說:I just feel very depressed, lack of motivation and almost lost my sense of agency. I just don't wann

系統性偏見、歧視、和團體動力

今天想要來說一說理解或學習團體動力對於我們在職場上究竟有什麼個人好處,我不打高空說些什麼能帶領團隊走向更有效率的高綜效工作的屁話,就來分享一下今天我跟個案的諮商內容吧,雖然內容經過一些改編而且發生地點在美國,但我想一定還是有些部分很能讓人感同身受的。 先來介紹一下我的個案T,跟我一樣年紀的非白人女性,是父母移民到美國的第二代,小時候也經歷過很多貧窮和需要幫父母翻譯處理生活瑣事的童年,於是是個自我要

情緒虐待 Emotional Abuse

因緣際會之下我決定回來仔細看看這東西的定義範疇到底是甚麼,因為中文翻譯聽起來實在是太嚴重了,然而看了一些英文資料後發現這樣一個曖昧不明的模糊灰色地帶是跨語言也跨文化的,的確身處在情緒虐待關係裡頭的人都很難自己主動意識到自己是被傷害了。而我知道知識的力量很龐大,於是就讓我直接來翻譯一段美國政府專門關注女性健康網站的介紹。 情緒與言語虐待: 如果你沒有身體上的傷害,你可能就不會覺得你被虐待了,但事

(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