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Yu-An Wang

受傷了之後該怎麼辦呢?

這篇文章算是我一個小小的野心,如果能夠幫助到很多人就好了,但我自己心裡也明白,心理治療這件事情是非常需要個人化的,我希望至少我能夠安撫你一點,然後鼓勵你去找到可以更加幫助你的人,可能是一個諮商師、一個精神科醫生、一個身心科醫師、一個社工、一個志工、一個朋友、一個愛人、一個家人。


過去的這個週末可能你都還在驚嚇中度過,大腦被過多的情緒、討論、爭執淹沒,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可是又已經是星期二了,該工作的也還是該工作了,好像這些衝擊必須要在正常的生活裡頭銷聲匿跡,不然別人會覺得我很奇怪、我大題小作、我玻璃心。


我看見兩股極大的聲音在每個人心中爭辯:他們就是要傷害我們,他們已經傷害了我們,有些生命已經因此逝去,他們是我們的敵人,這個社會太邪惡了,我們沒有容身之處。反之,這樣已經夠好了,至少有一些人站在我們這裡了,我們得要開心,我們不能放棄希望,我們要快快站起來然後繼續一起努力。


這些想法都是很自然很正常的,然而危險的是這些話語的背後可能缺少了一點彈性,而這個東西我會和恢復力做連結。有時候這個世界複雜到我們沒有辦法完全理解每一個觀點和每一個想法,於是非黑即白的分類最是容易,好像選了一個邊我就很夠安穩的存在下去,不管這個存在是過度痛苦處於自殺邊緣的,或是欺騙自己要快樂正向滿足的虛假的。


如果今天你就坐在我的對面,我必定會先問你這週末過得如何,看看你能夠辨認並討論自己身上的多少情緒,不管是已經哭到虛脫了、憤怒到不想再說了、或是受傷到封閉自己了,我想知道你現在還能夠和我有多少連結、和這社會有多少連結,我想確保你的大腦的執行功能,同時我也想讓你知道你不孤單,因為此時此刻你的每一個情緒也都印在我的心裡,我感同身受。

如果你想要抒發很多情緒、你想要對著大海大吼大叫、你想要丟枕頭、你想要去打拳擊、跑步來抒發壓抑在你體內的憤怒與能量,我會支持你,我會問你有沒有可能也找幾個朋友和你一起去做這些事情。


如果你累到覺得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一直生病,我會問你你一直覺得我很智障的問題,我想問你你最近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精神狀況怎麼樣、平時工作走路開車搭公車上課會不會分心而導致什麼意外,如果有,也許我們可以找一些更實際的方式來觀照自己,好好的請一天假在家休息、好好地緩慢的吃一頓飯、好好地散一個步、好好地聽一首歌、好好地看一場電影。這個好好地意思是我想要你一次只做一件事情,即使你在中途睡著了或放空了都沒有關係,但是你不需要再一直滑臉書看大家現在吵到哪裡了、你不需要看別的國家對我們的國家怎麼想怎麼回應了、就這麼短短的五分鐘到一天的時間,把這段時間完完全全地屬於自己。


很憂鬱的時候很難做出什麼太厲害的自我觀照,於是我會跟你討論你覺得你最能做到的事情,最好不太花力氣,最好很容易可以達成,因為達成了才有正循環,好的能量才會開始累積和發揮作用。我也會傾向更感官和更身體取向的自我觀照,以前比較流行寫日記,我覺得有些人寫日記有用因為就清空了腦袋中的記憶體,但有些時候寫日記也會愈寫愈黑暗。但是感官和身體取向系列可以很自然地讓身體放鬆下來,以我自己舉例好了,我是個對味道很敏感的人,然後我現在有開始喜歡一些味道,特別是玫瑰,於是聞到玫瑰的味道就能夠讓我覺得滿開心滿舒服的,於是我現在可以覺得有力氣來打這篇文章分享給你,這也是一個需要我們主動去形成的正向連結,像是一些小小的個人儀式,暗示我們到了可以休息放鬆的時間了。


於是你可以點個喜歡的擴香、抹個喜歡的乳液、噴個喜歡的香水、吃個喜歡的食物、喝個喜歡的手搖杯、摸個舒服的抱枕、裹著一條舒服的毯子、看著一幅喜歡的景色,然後試著把注意力放在這些感受上面,也許你能夠感受到和平時一樣程度的喜歡,也許你發現自己現在沒有平時那麼喜歡,都沒有關係,這只是要讓你多花一些時間在自己身上,同時又不麻痺自己。


通常這個大概50分鐘就過了,你知道,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所以通常在最後我都會問你,那你這個會談結束之後要做什麼呢?有什麼別的計畫嗎?幾乎沒有意外的大家都會多少說出一些自我觀照相關的事情,你可以說是被我逼的,但我更想把他看做是一個溫柔的提醒,我們都可以在自己的生活裡頭對自己更好一點,讓自己更舒服一點,即使在我們心情很不好的時候。

把自己穩定下來之後,我們才有力氣去消化我們情緒和計畫我們的未來。以前我總是覺得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這個概念很酷炫,但我現在不覺得了,我很怕你把自己燒過頭也就沒有了,不管你心中有多少鴻圖大志,一但你消失了也就沒有了,我也不相信什麼光榮的死亡可以帶來影響,因為只有活著的人才能夠繼續推動下去,如果我們都死了,那麼不同意的百分比就更高了,聽起來實在是很反效果呀。


歡迎一切的回應與轉貼,我會在我能力所及與職業倫理範圍內提供一切我所能提供的。:)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