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u-An Wang

令人又愛又恨的賀爾蒙

以前聽到別人在說女生就是月經來性情古怪、賀爾蒙作祟等等帶有貶意的見解會覺得不服氣,憑什麼就把情緒化這三個字貼在女人身上?好像我們是沒有理智的一群人。


第一次真正好好了解賀爾蒙的時候是在研究所的一堂Multicultural Counseling的課裡頭,老師請了一個做過了賀爾蒙治療的變性人(生理男性,心理女性)來與我們分享她的心路歷程,我還記得她說雖然她總是認為自己是個女人,但是剛開始賀爾蒙治療的時候她的確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自處,突然有時候動不動就想哭、對於外界刺激的感受也更強烈、情緒起伏的波動變得很大。


當下聽到這番言論的我非常驚訝,所以性別其實是被賀爾蒙決定的嗎?所以女人真的就是要承擔這些情緒造成的負荷嗎?我覺得這實在太不公平了,性別在這一塊上頭是完全不平等的而且幾乎沒有反駁的餘地。


但我自己一直沒有去發現賀爾蒙的威力直到現在我被我的一個個案訓練出這個習慣,在她下定決心要嘗試各種方法來解決她長年的焦慮和憂鬱之後,她去找了在西雅圖十分普遍的自然療法醫生,他們的治療著重在體內內分泌系統的平衡與否,她進而發現自己的很多負面情緒其實是照著月經週期在走的,並不見得與她生活周遭裡頭的事物有關。排卵的時候讓她感到虛弱,月經來的時候讓她覺得憂鬱。


我也在這樣不斷跟著她追蹤她的情緒波動的過程中開始把注意力也放在自己的情緒波動週期上頭,也是幸運現在生活中的起伏較少,在平淡穩定的日子裡頭更能發現自己情緒上的微小改變。雖然說月經前期開始的情緒低落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但是這種從頭到腳都突然在某一刻變得無力卻讓人有點害怕,中醫也會說月經是最虛弱的時候所以身體上的各種病灶都會顯現,我自己就很容易在這種時候著涼小感冒。


但同時我也發現賀爾蒙讓我對自己的情緒的了解有另一個解套,昨天的我像是被蒙上一層灰,只有打字功能但是沒有說話功能,今天早上起床後覺得灰變淡了,到了晚上發現現在晚上七點西雅圖天還好亮的時候灰就突然不見了,這是個我只能試著覺察卻全然沒有控制的現象。於是我對這灰生氣或挫折都沒有用,我只能夠提起力氣把能照顧好自己的事情做好,然後接受我現在就是一團灰的事實。


這樣反而不知道沒有賀爾蒙之苦卻有情緒困擾的男子該怎麼辦呢?他們可能就少了這麼一個可以看見自己情緒變化的渠道。


如果說我們的情緒管理教育要改進,去認識自己的情緒並且了解自己的情緒波動絕對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哪~但情緒也的確不是個聽聽課、討論討論就能夠被徹底了解的玩意就是了。

(425) 686-8927

200 1st Ave W, Suite 400, Seattle, WA 98119

©2017 by Yu-An Wang Counseling LL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